3/10: 小径绿踪 – 佛农山庄小道 / 亚历山大老城 (Mount Vernon Trail / Old Town Alexandria)

IMG_0722华盛顿的中心部依波托马克河而建,河水衬托着这里的许多景致。从法律上来说,哥伦比亚特区的范围仅限于河面及以东,但对岸的佛吉尼亚北部实际早就与特区浑成一体。在美国这个汽车社会,总体来讲为行人和自行车而造的基建水平是差强人意的,不过华盛顿倒是在特区内外造有总长数百里的小道,供市民们散步和骑车休闲。位于波托马克河西岸的佛农山庄小道就是其中有名的一条。

停车场里的骑警
停车场里的骑警

佛农山庄小道起始于和特区隔河相对的佛吉尼亚罗斯林,沿波托马克河一路向南,终止在乔治华盛顿的故居佛农山庄,总长约18英里(合29公里)。这个佛农山庄就是小道名字的由来,也是十景之一,以后还要专门介绍。小道的北端入口紧靠罗斯林地铁站,看路牌很容易找到。在河边树林里行走一段后,小道有一个上罗斯福岛的分叉。罗斯福岛是波托马克河里的一个中州,为纪念美国第二十七任总统西奥多罗斯福命名,岛上有建有纪念他的建筑。说到罗斯福这个名字,今天的人或许大多会首先把它和带领美国战胜法西斯的第三十二任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联系起来,但在他之前的西奥多罗斯福也是美国历史上重要总统之一。在其任期内美国开始了向世界大国的转型,他的个人风格也深刻影响了后世的政治和文化。佛农山庄小道在罗斯福岛这里还有一个停车场:由于小道全程较长,不少人会先开车把自行车运到这里,再骑车顺道而下。

IMG_0168从罗斯福岛向南,就到了与国家广场隔河相望的路段。这里是观看华盛顿中心宏大建筑的最佳地点,林肯纪念堂、方尖碑等都一览无余。晚春初夏,河边的柳树披上绿装,在风中习习摆动,以季节的明媚衬托对岸国都的威严。很多附近的男女老幼喜欢到这里来散步,有时还能见到在河边垂钓的人们。小道沿途有一两处纪念碑,不过规模都比较小。

IMG_0174再向前走不远小道开始进入里根机场周边。里根国家机场(DCA)是华盛顿地区三个主要机场中历史最长的,也是首都名义上的一号国门,现在还保有新古典风格的一号航站楼。由于非常靠近市中心,旅客们一般都喜欢降落在DCA的航班,但也由于地理制约,机场没有更多扩展空间,而且911恐怖袭击后飞临特区空域的航班也开始受到更严格的限制,所以大多长途航班转移去了西郊的杜勒斯国际机场(IAD)和北部的巴尔地摩-华盛顿机场(BWI)。尽管如此, DCA依然是美国首都的重要交通枢纽。佛农山庄小道临近机场的地方叫做格雷夫里岬,是一个观看飞机起降的绝佳场所。这里有一片足球场大小的草地,离机场跑道不过数十步之遥,风向合适时,降落的飞机就从草地正上方超低空轰鸣掠过,震撼十足。机场繁忙时,每一两分钟头顶就会过一架飞机。我想全世界的大型机场中可以这样近距离观看飞机降落的应该也为数不多。风向不好时飞机会从跑道另外一头降落,草地就会清静一些,正好可以野餐玩耍。而且这里紧邻公路,建有停车场,开车也能方便直达。总之,格雷夫里岬虽然名头不响,却绝对是华盛顿的隐蔽宝地之一。

继续向前,来到老城亚历山大市。说亚历山大是老城有两层意思。第一,亚历山大在十八世纪中叶的英属殖民地时期就已经建制,比美国独立还要早几十年。当今天特区的国会和方尖碑一带还是荒地时,亚历山大早就是集散烟草和棉花的繁荣港口了。第二,亚历山大市的中心部保存有可观的历史建筑,大多新造房子的设计也有保护周边景致的考虑。所以尽管亚历山大离DC中心不过十公里,却展现着和特区不同的文化面貌。顺着小道入城时能看到一条铁路,轨道虽然貌似并不破旧,枕木之间却长满了十公分左右高的杂草,也不知这条线路是否已被废弃。市内有众多的画廊、酒吧、杂货店等坐落于静谧的河畔,在旧街区中心部的王子路还有一小段鹅卵石路,两边的老房子上都插着星条旗,颇有复古情怀,值得一看。

IMG_0755小道在亚历山大市内混入一般道路,从南面将要出城时再分离出来。在城南的河边向下游望去可以看见横贯江面的威尔逊大桥,佛农山庄小道则从桥下的琼斯岬公园穿过。在琼斯岬公园里的小道两旁有一些矮小的水泥墩子,仔细一看,原来这些是特区和佛吉尼亚州间的界碑。这里有很多关于华盛顿早期历史的轶事。原本华盛顿这一带都是马里兰州和佛吉尼亚州的地界,当年美国建国伊始,南北各州为在何处建都的问题争执不休。后来华盛顿建议在马里兰和佛吉尼亚边界南北居中的一块荒地上建设一个独立于各个州的联邦特区,大家尊重国父的意思,这里就成了共和国的新都。建设方案规定联邦特区的基础形状为一个边长10英里的正菱形,勘测时确定特区最南端的第一个基石就打在琼斯岬这里,特区的土地则分别由马佛两州贡给联邦政府。

IMG_0744由于特区离华盛顿自己的老家不远,有人曾经暗示首都的选址偏袒了华盛顿的私利。为了避嫌,华盛顿在自己总统任期内批准了一项法案,规定联邦官署必须建在距离自己庄园较远的波托马克河东岸,也就是原属于马里兰的一边。但这样一来,西岸便难以享受首都发展的好处,招致当地居民不满。兼之此后又有种种其它政治和经济上的考虑,最后国会在1846年将特区的西岸地区返还给了佛吉尼亚,特区才形成了今天的形状。所以佛农山庄小道其实全境都在佛吉尼亚州,路旁的界碑只是为了纪念特区的奠基和勘测,真正的边界在波托马克河。但凡以江河划界的地方,一般境界线都定在河的中心,可是根据殖民地时期的宪章,佛吉尼亚的土地止于河岸,而整条波托马克河都属于马里兰。自然形成的河岸并不固定,马佛两州也为西岸的使用权纷争多年,最后以两州在西岸建立界碑、马里兰保持对波托马克河的完整主权但承认佛吉尼亚对河水无害使用而解决了分歧。后来的联邦特区也继承了这一边界。再说跨越琼斯岬的威尔逊大桥:它是首都环城高速I495的最南段,也是美国洲际高速制式中极为罕见的吊桥。威尔逊大桥东岸在马里兰,西岸在佛吉尼亚,中间偏西还有一小段是华盛顿特区的领地,是美国唯一一座通过三个省级行政区的桥梁。站在桥上向北看去,广阔的景色是货真价实的两岸三地,也是美国格言【合众为一】的很好诠释。

威尔逊大桥和琼斯岬正好位于佛农山庄小道的中间地点。穿过琼斯岬以南的小道有大段取道内陆,虽然观看河面的机会少了,但秋天在两边的树林里可以看到不错的红叶。南段总体更为幽静,沿途基本是公园的感觉,也能看到当地的漂亮洋房。小道在南段还经过一些丘陵地带,虽然并不妨碍骑行通过,但是比较考验脚力。小道南端终止于佛农山庄门前的一个停车场,南下而来的人们在这里稍作休息,便又纷纷踏上折返向北的路途。佛农山庄小道不过短短18英里,但途中过闹市,临大河,走山林,浓缩了华盛顿地区的很多风光。不论你喜欢人文、自然、还是历史,在小道上骑一段路,出一身汗,应该都是一件心旷神怡的快事。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