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德福和坎伯兰 (Bedford and Cumberland)

青山白云
青山白云

又到一年夏,又是出行季。炎热的阳光下,繁忙的城市让人感到分外拥挤烦躁,也刺激着人们向往自然的心。夏日度假的人们有很多会去海边游水,但其实到山中避暑也是不错的选择。前一阵在网上闲逛,看到宾州西南的小镇贝德福,调查一番后感觉十分有趣,遂计划前往一游。

旅馆门口小径
旅馆门口小径

贝德福位于宾州西南的山中,离华盛顿两个多小时车程。小镇只有两三千常住人口,十分安静。其实事前我并没有听说过贝德福这个地方,不过看来这只是我的孤陋寡闻。早在两百多年前,贝德福就凭当地山泉成为了远近闻名的疗养胜地。在医药还不发达的年代,人们相信这里的泉水有神奇的祛病效果,引得很多人跋山涉水前来。我们住的Omni Bedford Springs就是依泉水而建的山庄式旅馆。旅馆是十八世纪的建筑风格,只有四层,但好几栋楼一字排开,规模很大。每层楼都有向外的通风长廊,摆有摇椅供人乘凉。旅馆在两座山头之间的狭谷中,旁边建有高尔夫球场,前面还有一条小溪流过,风景秀美。

古风书房
古风书房

旅馆的外部固然气度不凡,内部则更加优雅考究。进了大门,在大厅和过道的墙上随处都可以看见上百年前的老照片和老地图,向客人们诉说山庄的历史足迹。皮椅木桌点缀着旅馆的各间厅堂,虽不奢华,但质量极好,展现着一种平和的自信。自然光透过大量的向阳窗口洒入,里面的各个角落都焕发出柔和的色泽,可见当年设计者的匠心。从壁炉和鲜花到餐厅和游泳池,旅馆的大小细节都有美国和欧陆传统结合的风格。这里的服务也无可挑剔,工作人员都面带微笑,低调而迅速,有很高的职业素养。包括华盛顿和里根在内的多位美国总统来Bedford Springs度过假,所以这里可算是名副其实的行宫;而如果拍一部美国避暑山庄的电影,恐怕也就是这个水平了吧。

旅馆前的山上开有几条登山道,起点就在架在小溪上的铁桥对过。我们第二天爬山时下了阵小雨,但山上树林很茂密,雨滴基本落不到地上。一路十分幽静,除了偶尔能遇到其他登山者和听到几声鸟叫,没有看到什么野生动物。有些路段也向自行车开放,不过坡度最大的区间比较崎岖,特别标出不让自行车通行。我们走的路上并没有能当高远望的观景台,权当锻炼身体。

IMG_1400出来玩不能一直都呆在旅馆里。借吃晚饭的时候,我们到贝德福镇上转了转。贝德福中心区域只有几个街区,可是老房子却不少,有的气派,有的陈旧,使人感到历史的气息扑面而来。其中有一栋石头房还曾经是华盛顿1794年带兵平叛时的指挥部。我们在网上查到一家好评如潮的叫10/09 Kitchen的餐厅,无奈那里客满。我们后来到街对过的Golden Eagle Inn吃了晚饭,牛排和海鲜的味道都非常不错。看来不起眼的小地方往往也有令人难忘的美食。饭后去流经贝德福的朱尼阿塔河边走了一圈,看到了一个木制的简易堡垒,还看到几群在岸上休息的鸭子和老鹅。以前我见过很凶的鹅群,会攻击靠近的人,不过这里的好像比较怕事,看见我们就跳到河里游走了。

民俗村入口
民俗村入口

除了度假山庄和市中心,位于贝德福北部的历史民俗村(Old Bedford Village)也是值得一游的地方。民俗村还原美国建国早期普通乡镇的日常生活,村里的几十栋房子大多都是拆迁而来的古建筑,还有古装工作人员给大家介绍当时的生活工作情况,是一座活生生的博物馆。

乡绅们在交谈
乡绅们在交谈

村里的工作人员非常专业,不但古装穿得有板有眼,扮演各种职业的手艺和知识也不含糊。我们一进村就看到一位大妈,给我们展示了工业化以前纺棉线和麻线的手法。那时候春种秋收,冬天纺织,极为耗时费力,一家老小都必须动员起来劳作才能温饱。向前没走多远,到了测绘师的办公室。由于美国早年人口流动大,新来的移民都要划定自己开荒种地的范围,测绘师的工作就格外重要。测绘师大叔讲解了测量链条和罗盘的用法,还给我看了他们正在制作的几张地图,画得十分精确。午饭时间一过,村里的学校就上课了。课堂上男女学生分开入座,老师一本正经地教大家在小黑板上写字算数,还给大家讲了一则寓言,说一只小狐狸为了躲避野兽钻到树洞里,可是树洞里有很多刺,小狐狸一动就会受伤。小狐狸于是悟到了好事中总含有坏事,坏事里也含有好事的道理。你看,这课虽是假的,故事还颇有哲理呢。再向前拐个弯是飘荡着烟气的铁匠铺,里面的师傅转动风箱手柄,呼呼的炭火就把铁杆烧得通红。师傅把铁杆拿出来,轻重敲打几次,又重新插回炭里。这位铁匠钉子铲子钳子锲子都做得有模有样,而且是自学成才。像这样的工房村里还有很多,有给人开药的,有做蜡烛和肥皂的,有印刷纸张的,还有作陶器的。大家都很友好热情,体现着山中纯朴的民风。

此幻灯片需要JavaScript支持。

古时候的村子里自然少不了农业和牧业。在民俗村一侧的空地上有个菜园子,种了些青菜模样的作物,农家还在里面插了稻草人。菜地旁边则是鸡圈和马厩。村里养了棕色黑色两匹马,块头都很大。它们早就把人和食物关联了起来,一有人靠近就会边流口水边凑上来确认一番。

山 河 桥 楼
山 河 桥 楼

离开贝德福,我们归途中还在马里兰西部城市坎伯兰稍做了停留。凭借其山河之间的地理位置,坎伯兰在美国早期曾作为东西交通的重要节点发展成为繁盛的城市。现在虽早已没了往日的辉煌,城市的天际线依然被当年建造的高大教堂占据着。我多年以前从东部回芝加哥时路过这里,看到山路边忽然冒出的高大尖塔,就想以后来看看,这次终于如愿以偿。坎伯兰还是切萨皮克和俄亥俄运河的终点,也有一艘旧船,和数百里外的乔治城遥相呼应。运河本来的计划要一直造到匹兹堡,后来因为经济情况有变,造了一半就在坎伯兰结束了。离运河终点不远的市中心有个很大的火车站,不过现在主要只是运营短途观光列车,车站楼里大部分都改造成了博物馆。我们去的时候正好看到一辆观光列车通过,由老式蒸汽机车牵引,哼哧哼哧喷着黑烟,很是神气。估计秋天坐这个车看红叶会很漂亮。车站停了一辆平时挂在货车尾的守车,里面有工作人员讲解,还坐了两个当地的居民在攀谈。其中一个大伯告诉我们城里三座最大的教堂都是同时建造的,当时是个竞赛,说最早造完尖顶的能赢一座大钟。现在这座钟还安在获胜教堂的塔楼上,而失败的教堂之一至今也空有钟塔,没有座钟。大伯还说他年轻时这里有许多化工厂,河里污染严重,还经常发洪水。后来政府出台治理政策,迁走了工业,管住了河水。现在虽然经济不如从前,终究重获了碧水青山的景色。

IMG_1522美东内陆的山城曾经在历史上占有重要地位,但随着时间推移逐渐被沿海大城市抛在了后头,现在已经算是相对落后的地区。尽管如此,勇敢先民们的足迹依然清晰可见,同摩登的都会相比,山城里飘荡的老美国传统而独特的底蕴也足以让人回味无穷。希望以后还能有像这样体验过往故事,寻访褪色记忆的机会。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