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漫步纽约

法拉盛 (Flushing)

曼哈顿鳞次栉比的大厦固然光彩照人,但纽约的独特魅力更多还是因为它涵括了世界诸多民族和文化。有的说法把美国比作民族的大熔炉,新旧移民同化为一,成为新的美利坚人。但纽约更像个拼盘,多种多样的人们相邻而居,却又都保持着各自的气质和传承,共同组成这个独一无二的万花筒。

IMG_2959

华人来到纽约业已日久。现在纽约市范围内就有数十万华裔居民,如果包括周边都会区,可能要多达百万之众。由于大背景的变迁,纽约有多个中国城:历史最久的是位于曼哈顿下城的唐人街,早期由粤语地区移民建立,现在粤语和普通话并用。而近年发展迅速的皇后区法拉盛则是普通话的天下,正在渐渐超过曼哈顿唐人街成为亚洲以外最大的华人社区。

IMG_1750IMG_1754

法拉盛位于纽约东部的皇后区,由地铁7号线同曼哈顿相连。东行7号线由时代广场发出(现已延伸至曼哈顿西部),进入皇后区后到地上行驶,能看到曼哈顿高楼的背影和皇后区广大的居民区,还会经过美网赛址阿什球场。直到接近终点法拉盛时,窗外的景观也和皇后区其他地方没有显著变化。但车在到站约一分钟前重新驶入地道,下车出站重新回到地面,一下就深入法拉盛中国城的核心。街上人群的密度与曼哈顿中城比也不遑多让,不同的是大多数路人都是黄皮肤黑眼睛的同胞。

IMG_2572

在我们这样一个以食为天的民族,无论走到天涯海角,对中华美食的向往都是家国情怀最真实的写照。法拉盛自然也不例外。站在任一街角环视,四周都布满了汇聚了长城内外、大江南北美味的餐馆食肆。美食在这里的密度是举世少有的。国内大城市规模当然远超法拉盛,但毕竟侧重当地菜系,外来口味则多少会择类而聚。法拉盛则不同,因为这里来者皆客,所以五湖三江各大菜系的传人都在这几块小小的街区找到了立足之地。向左是南京鸭血汤,向右是上海小笼包,前面有天津包子,后面有开封泡馍,刚走过一家台湾盐酥鸡,就闻到街对过新疆羊肉串,一转身,又见西安的凉皮,东北的饺子,内蒙的火锅,贵州的拉面,教你在巴掌大的地盘用舌尖游遍八千里山川河岳。

除了餐馆,法拉盛当然还有很多休闲购物场所。前面说到的新世界广场本身就是一个商城,楼上出售齐全的蔬果熟食,还有不少卖电器、饰品、化妆品的商家。向北两条街还有一家叫飞越皇后的商城,相对较新,里面的文具店卖各种仿真橡皮,花花绿绿很有意思,楼下还有一家高档家具瓷器店。街边卖服装、箱包、手机壳的小店自然不胜枚举,而且有一家新华书店分店,楼上营销国内的书籍期刊,楼下还能看到名声在外的商务印书馆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不过这个新华书店究竟不同于国内,在与学术名著一墙之隔的地方竟然设置了成人区,也挺令人惊讶的。

除了华人社区外,法拉盛还有一个韩国人社区,紧靠在华人区北侧,时常能见到一些汉字朝鲜文并记的招牌。据说这边有不错的韩国烤肉店,不过我还没有去尝过。法拉盛的亚裔居民基本都在二十世纪下半叶来到这里,而很多历史建筑则反映了法拉盛更早期的人文景观。站在法拉盛中心的十字路口向北能看到一个教堂,建于1859年,高耸的塔楼非常显眼。再向北走几条街有一座橘红色的城堡状建筑,看上去也颇有历史,好像现在是个警局。周边像这样的历史建筑据说还有不少,不过每次去法拉盛都比较匆忙,没有更多走访。法拉盛就是这样,多个时代和多种风格若无其事地混搭在一起,共同构成纽约这五彩缤纷的大拼图中闪亮的一小块。

曼哈顿中城 (Midtown Manhattan)

滚滚人潮
滚滚人潮

说到纽约,世上恐怕无人不晓。十七世纪初在曼哈顿定居的荷兰殖民者们应该不会想到,这块他们用廉价手工品从印第安人手中买下的荒地终究会成长为首屈一指的海西明珠。在纽约港的波涛中,自由女神手里耀眼的火炬如今依然吸引着全世界各个角落的追梦者来到这里,演绎着各自的成功和失落,得意与彷徨。而现在纽约光怪陆离、包罗万象的花花世界,便是这代代人青春和汗水的结晶。

华盛顿和纽约分别是美国的政治和经济中心,两地距离又不甚远,之间有多种交通手段。美国城市间的主流交通手段是飞机或自驾,铁道一般比较匮乏。但华盛顿和纽约之间似乎反其道而行之,有全美载客运量最大的铁路,平时约每半小时就有一对列车。美铁的速度和设施其实都算不上世界一流,但车内美国招牌式的宽敞舒适多少能弥补一些短板。除火车外,很多人也坐更经济的大巴往返两地。与此相比,自驾的话过路费就接近大巴票价,还经常堵车;飞机更贵,而且算上来回机场的路程也省不了很多时间。

无论铁路还是大巴,到纽约的终点站基本都是中城区的宾州车站。每当车子从隧道穿过哈德逊河,在河东岸重新浮上地面,曼哈顿中城的喧嚣就立刻把到访者重重包围。汹涌的人流,闪亮的灯光,横冲直撞的黄的士,高楼间狭窄的天空,一切都让人眼花缭乱。宾州站的主体位于地下,不看标示的话在路上基本看不出这里是个火车站。作为美铁最大的枢纽,宾州站原本也有豪华的车站大楼,但其在六十年代初由于经济原因被拆掉,在原址上重新建了办公和娱乐设施。那次拆毁自然颇有争议,但并没有使宾州站没落。如今车站正上方新建场馆里坐落着美国体育和表演圣地麦迪逊广场花园,车站周边也越发繁华起来。

IMG_1869如果说宾州站是纽约陆路对外的窗口,那么它东北约一英里处的大中央车站则是纽约周边诸多地区轨道的中心。与宾州站不同,大中央站原本的建筑逃过了拆除厄运,一直保留到了今天。车站内部是开阔明亮的候车大厅,上面有三十多米高的天蓝色拱形穹顶,画有金色黄道星辰装饰,非常壮观。大厅中间设了一座小钟塔,是大中央车站的象征,每天都有许多游客与它合影。车站外部是宏伟的beaux arts风格,遍布精美的花纹和雕塑。大中央站外侧有一圈高架路,行人平时并不能靠近,但每年夏天会对机动车封闭一天,让人们可以近距离欣赏这件艺术杰作。另一个地标克莱斯勒大厦也矗立在大中央站不远处,两者交相辉映,见证着二十世纪早期纽约的浮华。

从宾州站向北,大中央站向西各步行约十分钟左右,周围已然纷繁的街景会变得更加目不暇接。这就是时代广场。虽有广场之名,时代广场其实是百老汇大道和第七大道交叉处的一块三角形区域,应该也可算作一个路口。时代广场周围的高楼外侧布满了各种电光屏,跳动的新闻滚条和广告在上面显示着时代的脉动。这里的电光屏很多由知名的企业和机构赞助,所以它们本身某种程度上也折射着世界经济的变迁。原来这里的赞助商都是可口可乐、通用汽车等美国巨头,后来八十年代日本公司开始大举进入,到如今新华社雄踞广场面南电光墙顶端,真乃百花齐放。广场中间时常举行政治或商业活动,两旁汇集了数十家大牌商家的旗舰店,地下又汇集了四通八达的多条地铁线,拥挤的人群在彩灯的闪耀下永远都充满了不夜之城特有的躁动气息。由于中城区是纽约的商业最发达的地带,时代广场又是中城区的核心,骄傲的纽约人便送给时代广场一个响亮的别称:宇宙中心。

走进时代广场西邻的几个街区就到了闻名于世的百老汇剧场区。这里因旁边的百老汇大道得名,与伦敦西区并称为英语世界舞台表演的最高峰。许多中国观众也耳熟能详的剧目,如《狮子王》、《歌剧魅影》、《悲惨世界》等都在这里长期公演。其中《歌剧魅影》更创下了自1988年以来连续演出一万多场的纪录,我也去看过,不得不说真是非常细腻而又震撼,让人始惊、渐醉、终狂。虽然票价比电影要贵不少,但剧场演出毕竟是百十个大活人的真功夫,我想以后也应该偶尔去看看,增加这方面的了解。

在纵贯中城区南北的干道中,最负盛名的无疑是第五大道。从宾州站向东沿着33街走向第五大道,行人便可以在一线天里看到建筑史上最经典的丰碑之一:帝国大厦。自从1931年建成以来,帝国大厦就一直耸立在中城区天际线之巅,并且还在七十年代下城区世贸中心双子塔落成之前把世界最高建筑的桂冠保持了近四十年之久。现在帝国大厦外部装有各色彩灯,每晚都照亮大厦上层,到美国和世界的主要节日还会点起相应的特别色彩,是纽约夜晚的一道亮丽风景。

街旁的时令花卉
街旁的时令花卉

沿第五大道向北走到大中央站附近则是纽约市立图书馆,有两尊西洋石狮守护着古典风格的馆邸,给摩天楼构筑的水泥森林带来一丝书卷的典雅。再向北,在49和50街之间一条花园小道的尽头是洛克菲勒广场。美国最大电视公司之一NBC的总部位于这里,其重要新闻节目也从洛克菲勒演播室直播,所以从未来过纽约的美国人大多也会对这里有即视感。每年冬季,洛克菲勒广场的滑冰场和巨型圣诞树也是纽约风物诗之一。几乎正对着洛克菲勒广场,第五大道的东侧是精美的圣帕特里克天主教堂。尽管它现在深陷摩天大楼之间,本体又在大修,但当年教堂高耸的哥特式塔楼可是中城最显眼的地标,而直到今天它也仍然是天主教纽约教区的圣座所在。

IMG_2942从洛克菲勒中心附近向北到中央公园南限的59街是第五大道的奢侈品商业区。可以说,世界所有引领流行时尚的高档品牌基本都在这段约半英里的门面街上拥有自己最大规模的旗舰店。豪华而考究的门第里云集了世界各地的富豪们:在厚重的旋转门后和服务生微笑的谈吐间,成千上万美元一件的衣包首饰被操各种英语口音的有钱人成捆买下,犹如冬瓜白菜一般。伴随中国经济发展,在第五大道一掷千金的国人猛增,不少店里也顺应潮流配有说普通话的员工。坐落于57街的蒂芙尼总店是美国品牌在这里的老铺,店面蓝绿色的装饰十分醒目。店内一楼是普通首饰展厅,二楼则专门为挑选蒂芙尼招牌产品订婚戒指的客户开设,由特别的电梯与一楼连接。蒂芙尼旁边是法国的箱包皮革大牌路易威登,外墙浅绿色玻璃上画有明暗不一的纹路,似乎与其经典箱包图案设计一脉相承。

空灵的苹果店
空灵的苹果店

与蒂芙尼和路易威登相比,苹果应该算亲民了,但它在59街旗舰店的设计却丝毫不逊色于第五大道的任何其他名牌店。苹果专卖店址原本是毗邻中央公园的一个小广场,空置可惜,开发却会影响后面大楼的景观,空间又吃紧,颇为鸡肋。得知苹果教主乔布斯想在第五大道建设品牌店后,开发商们灵光一现,给出了将零售区域置于地下,地上则用玻璃建一个全透明大型立方体的方案。乔布斯看到这个号称全世界最小摩天楼的图稿后大喜过望,和开发商们一拍即合,苹果便以其极简而超脱的美学将第五大道的传说续写到了今天。

中城区浓缩了曼哈顿的精华,从光亮夺目的彩灯,到香气扑鼻的美食,到嘈杂匆忙的人群,到蹲坐在光鲜橱窗角落的潦倒乞丐,无死角地刺激着所有感官。这里向上看不见天堂,只有高耸入云的大厦;这里向下也看不见地狱,只有隆隆驶过的地铁。这就是彻夜不眠的中城,这就是梦幻不止的纽约。

如雾如画
如雾如画